大野

士为知己者死。

欢迎收看小虫的婚礼直播(上)

猫骨头:

番外:总裁铁和主播虫的婚礼,漫威四大话痨聚首


正文:完结    小料预售:请戳  


 


“嗨大家好,欢迎来到史塔克集团总裁和人气主播小虫的婚礼现场!我是你们的现场解说——死侍。”韦德冲着镜头抛了个媚眼。


画面一转,就看到彼得帕克站在梳妆镜前整理自己的领结。




“我看起来怎么样?”彼得问站在一旁核对来宾的佩珀,“挺好的。”佩珀眼都没抬一下,继续盯着那窜没有尽头的长名单。


“你穿什么托尼都觉得好看。”她说。


“有小蜘蛛的那件红色衬衫也算?”彼得侧过头问。




佩珀这回抬起了头,她将电子笔托在手心里,脸上挂着标准式的笑脸说:“你知道那件衣服不会出现在你搬家时的行李里对吧?”


“现在我知道了。”彼得缩了缩脑袋,讪讪地回答。




哈皮在外面等得不耐烦了,他下了那辆加长劳斯莱斯,在一众社区居民的围观中进了彼得帕克的公寓楼,今天是个好日子,这个公寓的电梯坏了,哈皮只能徒步爬上五楼,敲响了彼得家的房门。


来开门的是彼得的室友保罗,他正在用牙线清理自己的牙缝。




“保罗,我记得你是婚礼的场控。”哈皮黑着脸说,“还是我的日程表出现了什么问题?”


保罗取走口中的牙线,摸着自己刚剃好的胡子说:“就是我没错。”


“你的搭档罗迪在半小时前就抵达现场了。”哈皮拍了拍他的肩膀。


保罗咯咯地笑起来,“你一定是在开玩笑。”说着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


表停了。 




“谁TM动了我的表?”保罗崩溃地吼道。


“就是星爵我本人!”奎尔在沙发上躺着回应。 


保罗一个箭步冲过去拽住奎尔的领子,“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


奎尔拍了拍保罗的肩膀,示意他放轻松,“身为彼得的室友,你难道不应该亲自送他上婚车吗?”


保罗愣了一下,觉得奎尔说的好像很有道理。 




“奎尔,我记得你是婚礼司仪?”哈皮走进客厅,淡淡地扫了奎尔一眼。


“我需要的音响设备都准备好了吗?”奎尔取下脖子上的耳机,一脸严肃地问道。


“半个月前就到货了,维修人员随时待命。”哈皮拿出他的平板电脑,给奎尔看了眼婚礼现场的监控视频。 


“那就没问题了。”奎尔说着又戴上了耳机,一脸愉悦地躺了回去。




“没问题了,那就?”哈皮觉得自己的饭碗要不保,“你知道如果搞砸了婚礼,托尼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吗?”


 彼得这时举起手,他正在接受化妆师的最后一次定妆,面部表情僵硬地不行。


“我知道,史塔克先生说如果婚礼不满意的话,我们四个都要戴着甜甜圈的头套直播一整年。”他说话时牵动了嘴角,化妆师啧了一声,一把拧住彼得的下巴。




“哇哦,都这个时候彼得你还叫托尼‘史塔克先生’.”佩珀用电子笔点着脸颊,“你开场时这么喊他,婚礼就失败百分之八十了,孩子.”


彼得的脸有些红,他小声地说:“私下里我不是这么叫的。”


佩珀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她一点也不想知道‘私下里’是怎么样的。




韦德从哈皮进门开始就用镜头记录下了一切,此刻小虫的直播间已经炸开了锅。 


 


[小虫的亲妈粉:啊啊啊啊我有一种嫁儿子的心情是怎么回事?]


[你爸爸永远是你爸爸:磕了RPS对两年,正主修成正果的感觉真TM刺激。]


[爸爸今天送奥迪了吗:四年CP老粉表示,有生之年能看到这两位结婚,我又一次相信爱情了。]


[虫虫的爱:曾经的女友粉,后来被大佬的直播间红包收买,我惭愧。]


[小虫今天结婚了吗:结了。]


[蜘蛛被钱淹没不知所措:我去,亲眼见证楼上这位倒计时五百天。]


[有钱就是可以对小虫为所欲为:祝九九。]


[小虫和爸爸不可告人的秘密:祝九九。]


[虫虫绝不认输:祝九九。]


 


一时间,整个直播间都被祝九九的弹幕给淹没了,那些五颜六色的字体从投影里蹦出来,一时间整个屋子里都充斥着各种花体字。


“作为看着彼得从新人主播长大的人来说,看着现在直播间的这些用户名,还是不得不感慨一句——世界变化真大。”




韦德挖着鼻孔说:“毕竟总裁大人是房管嘛,我只希望世界和平。”


保罗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不好的经历,“他拿钱砸死女友粉的事情好像就发生在昨天。”


“作为彼得的室友竟然没被钱砸死,你这一届室友不合格啊,保罗。”奎尔不知啥时候吃起了口香糖,对着保罗的位置吹了个泡泡,‘吧唧’一声口香糖被吹破了。




“别以为你长得好看,我就不打你。”保罗的头上青筋都冒出来了。


“请不到万粉的人现在立刻滚出房间。”奎尔伸出一根手指反击道。




一时间,房间里只有沉默。




保罗看了眼佩珀。


“我掌管史塔克工业的官推。”佩珀温和地笑了一下。


保罗看向哈皮。


“超级英雄的官推,我的。”哈皮嘚瑟地挺了下他的肚子。


化妆师不等他看过来,就扭着腰说:“我可是五万粉的美妆推主。”




保罗将西装整理了一下,拿起场控的随身背包,在带上大门的那一刻,韦德记录下了他的最后一句话——


“妈的,这日子没法过了。”


 


婚礼现场,罗迪已经招呼托尼的三朋好友坐到了指定的位置。


“没想到竟然能看到托尼结婚的这一天。”斯蒂夫搭着他的好队友巴恩斯的肩膀说。


“嗯。”巴恩斯的眼睛看着一旁堆成山高的甜点,咽了下口水。


“你不能再吃了,吧唧。”斯蒂夫拍了拍他的肚子,再吃真的要变成肥吧啾了。




霍华德夫妇穿着古典的礼服正与梅交谈正欢,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看得托尼史塔克背上汗毛都要竖起来。


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当他第一次到梅姨家上门,梅让彼得去厨房拿手工饼干的时候,看似慈爱的女人从沙发下面忽然掏出一把猎Qiang指着自己说——“你如果敢玩弄彼得的感情。” 


梅冲门口托尼拿来的一个甜瓜,打了颗橡皮弹,瓜碎了一地,梅收起Qiang,视线在托尼的某个部位上停了一秒。


仿佛在说,你的X会碎得跟瓜一样。




“我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彼得端着饼干从厨房里走出来。


梅立刻换上了温柔的笑容,她笑着说:“史塔克先生看到了我的老猎Qiang,表示很感兴趣。”彼得将饼干放到托尼面前说:“哈哈,梅姨年轻的时候可是出了名的猎手。”


托尼僵硬地点了点头,“还真是人不可貌相。”




“史塔克先生,不要客气,快吃。”梅笑眯眯地看着托尼。


托尼连忙拿起一块饼干塞进嘴里。




吐出来的话,就死定了,托尼想。




TBC


喜欢请告诉我哦w



评论

热度(1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