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

士为知己者死。

铁虫速写

狐先生:

我听见钟表的声音,滴答滴答。


Tony站在那个最显眼,最光芒四射的位置上,我老有一种错觉,那些光其实就是他发出来的。


我喜欢他拿酒杯的样子,半融化的冰块躺在半透明的酒液里,他有时候跟旁边的人低声说话,轻轻摇动手里的酒杯,透明的杯壁就折射出隐约的光影,我注意到冷凝出的水汽将他的指尖濡湿了。


一个十六岁的青少年是不该有什么真正的忧愁的,他们最大的忧愁就是在派对上能不能吸引他们喜欢的男孩儿女孩儿。


与此相比我的忧愁便格外的多。


我看着桌子上的酒杯,看了好一会,最后我向它伸出了手。可在我的指尖触碰到它之前,我就被制止了。


“你还不到那个岁数。”Tony的手按在我的手腕上,“我没给你准备牛奶和橙汁吗?”


我有些尴尬,做坏事被抓包的时候人们都会尴尬,只不过我尴尬的更厉害一些。我其实竭力在Mr Stark面前维持好孩子的形象——说实话我本来就是,但是最近这变得困难了许多。


“我只是好奇……一点点都不行吗?”我没有收回手,维持着那个姿势。


“不行。”他强硬又不失分寸的将我的手臂压了下去。


我们其实没说几句话,他又离开了,派对的主人总是特别的忙。这让我万分失落。


后来我在偏僻的,与室内相比安静许多的露台上又找到了他。我拿着一杯橙汁,他拿着一杯威士忌。


我没问他为什么待在这儿,他也没问我为什么找过来。


我在措辞上犹豫了许久。


“怎么了吗?”他问着,转过头来看我,“你有什么话要说?”


“我……我做了一个梦。”这句话刚一出口我就后悔了,这个开头太过糟糕,我怕他把我当成什么分不清现实与虚幻的糊涂蛋。


可是他没有皱眉,也没有斥责我拿他开玩笑,他只是把酒杯放在栏杆上,侧头看了我好一会,“那么。”他又开口了,“你梦到了什么呢?”


他的语气很平静自然,我慢慢的放下心。



我梦到了什么呢?



我梦见大厦倾颓,万千陨石坠落,梦见死亡的镰刀悬在颅上。


我梦见你穿着盔甲,浑身是血和泥的狼狈,你眼神绝望。


Mr Stark,我梦见我死啦。


这些话在我心里盘旋许久,可是我一个字都吐不出。


Tony看了我一会,又移开了视线,他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Mr Stark。”


“嗯。”他随口应着。我知道他压力很大,和队长的争执,复仇者们的分裂,各方面的压力,政府的,人民的,同伴的,甚至自己的。


我觉得我该说些什么来安慰他,但是我又觉得他其实不会需要一个16岁的孩子的安慰。他是钢铁侠,无可比拟的坚强。


“……我只是想说。”我有些狼狈的低下头,“我,我很高兴遇见您。”


“无论如何……如果您有什么心事,我是说如果,我觉得如果您想找个人倾诉……好吧。”我绝望了,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我都想给自己一拳把自己打晕过去算了,气氛这么好,可是我全给搞砸了。


Tony没有说话,他又看了我一会,最后将酒杯与我手上的橙汁轻轻一碰。


他把酒饮尽了。我们两个一起站在露台上,看着低垂的星空。


好吧,无论如何,我想着。



我总得站在这里。



无论前途是否叵测,我总得勇敢的,勇敢的和他并肩站着,同以超级英雄的身份,理解他的苦痛和折磨,我总得和他并肩站着。


也许我笨拙鲁莽,但是我同样勇敢忠诚。


不以被保护者的姿态。而是以灵魂交托的战友身份。




星辰见证这份永恒








End




昨天的刀没五分钟就删了,又摸了个鱼,等我考完试再好好码字吧。

评论

热度(227)

  1. 大野狐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