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

士为知己者死。

【铁虫/甜饼/双向暗恋】求婚大作战

swweeeeeett

这蠢蠢:

求婚大作战


 


—About 托尼·斯塔克×彼得·帕克


—From  这蠢蠢


 


※爱情属于他们,OOC和狗血属于我


※灵感来自两位女士互相求婚的gif


 


彼得·帕克的场所


蜘蛛侠这个礼拜过得很繁忙。


他不仅要准备大学里的期末论文,还要和犯罪分子从五角大楼的这一头打到那一头,在城市里飞跃的时候他路过了复仇者大厦,朝着站在玻璃窗里的托尼·斯塔克——钢铁侠本人热情地打了招呼。而钢铁侠冷酷地让Friday拉上了窗帘。


其实这两件事情对彼得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真正的麻烦,是他的好友内德引起的。


 


“拜托,我让你打电话给梅是为了证明我们两个安全地在一起。”彼得焦躁地在房间里来来回回走个不停,蜘蛛战衣被他一甩手黏在了天花板上,“不是让你和梅说我去约会了!”


为了追击城市里的科学怪人,彼得推去了周末和梅一起吃饭的计划,并让内德和梅撒谎说他们俩准备在周末一起去参加学术讲座。


“我也是急中生智。”内德捧着他心爱的乐高作品,生怕这个超级英雄一不小心就弄坏他的杰作,“梅说要你听电话,因为你之前挂了她的电话。那时候你正在五角大楼享受你的show time,我只能说‘抱歉梅我向你说谎了,我最好的朋友他谈恋爱去了,你知道的年轻人都很羞于开口’。你还记得我给你当‘背后的男人’的那个晚上吗,我甚至不惜向老师撒谎说我在看毛片!”


彼得听得太阳穴突突直跳:“所以梅现在在追问我究竟在和哪个女生在谈恋爱,你要我怎么向她解释?”


“你可以说是隔壁专业的艾米丽,她擅长健美操,天哪她真的很辣……”


“住嘴。”彼得扶着额头,气馁地坐进转椅里,“梅最近真的对这件事情很感兴趣,我那天回家甚至看到她在翻婚礼公司的册子。”


内德终于安心地在桌子上放下了他的乐高玩具:“其实你只要告诉她你分手了就好。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有一天你真的有了对象,作为蜘蛛侠‘背后的男人’,我应该会第一个知道的吧?”


 


彼得陷入沉默。


“……你不说话是认真的吗,彼得?”


 


这时候他的手机在桌上抖动了两下,屏幕亮起,内德的眼睛突然发起光来。彼得慌张地伸手盖住屏幕,但内德确信,那是一张大名鼎鼎的斯塔克工业老板的出浴照,他穿着浴袍,头发甚至都没擦干。


 


“我的老天,他比艾米丽更辣。”


“你看错了!”


“我以为你会用美国队长的照片当屏保的,你之前说很崇拜他。”


“……曾经用过。”


“好吧,所以说你同时喜欢美国队长和托尼斯塔克?”


“什么?不!我只喜欢斯塔克先生一个人!”


“破案了。”


“……”


 


蜘蛛侠的蜘蛛感应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托尼·斯塔克的场所


“你这周有点心不在焉。”哈皮把午餐和咖啡放在他老板的桌上,而老板本人正在一边做着引体向上,AI眼镜正在向他报告媒体对蜘蛛侠的各种评价。


托尼拍了拍手,顺手拿起面包:“糖霜不够,我怎么和你说的?”


“这话你留着和你的体检医生说。”哈皮显得冷酷无情,彼得帕克曾经偷偷告诉过他如果注视托尼斯塔克的眼睛就会被施法,这种时候一定要避开他的眼睛才能完成任务,所以他一直盯着他老板的胡子。


 


“说实话我不喜欢看到蜘蛛侠在我窗户前飞来飞去。”托尼说,“这里可是复仇者大厦,不仅如此,他还能在五角大楼荡秋千,他以为是他的游乐场吗?”


哈皮明显感觉到了他老板的怒气,并摊手表示了无奈:“是你把战衣送给他的。送给别人的东西要回来两次真的很幼稚。”


 


幼稚?托尼斯塔克从不幼稚!


 


“还有他捉拿归案的那个科学怪人,如果是我去只需要十分钟就能解决问题!”


“但他拒绝了你的帮忙。”哈皮似乎嫌事情不够大,“带了一身伤,和他的家人撒谎说是踢球的时候摔到的。”


托尼把杯子恶狠狠地往桌上一摆,溅出几滴咖啡。


“你真的很关心他,可惜他本人不太领情。”哈皮细心地替他擦掉桌上的咖啡,“如果你让他知道你给他的来电备注是‘Honey’,事情也许就会有所转机。”


 


“你偷看我手机?”


“拜托,是你故意给我看的。”


“我没有。”


 


哈皮耸耸肩,毫无说服力的辩解。他的老板喜欢那个叫彼得帕克的大学生这件事,哈皮总觉得应该是众所周知的。亲力亲为给彼得设计战衣,及时升级,走到哪里都要定位跟踪,每天早上查阅关于蜘蛛侠的新闻,参加他的毕业典礼和开学典礼,准备每一份生日礼物……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托尼的脸上总会露出一些情绪化的表情。


我们称之为,恋爱中人的表情。


而让哈皮的猜想得以被证实的,就是看着托尼嘴角含着笑意给“Honey”发短信,上面写着“今晚来我家共进晚餐,这是命令”,头像是彼得学生证上有史以来最呆蠢的一张照片。


 


这个人,毫无浪漫可言。


而不浪漫的人的对象,仿佛也和照片一样没什么情商。两个人隔着一层硬硬的盔甲和一层薄薄的战衣,就会变得迟钝。


 


“祝你早日解决问题。”哈皮由衷祝福。


“嘿等等,我觉得你说得对。”托尼突然坐着转椅转了一圈,“我需要你,哈皮。”


“……我有拒绝的权利吗?”


 


彼得·帕克的场所


彼得和内德面对面坐着。


 


“那么接下来,请你,帕克先生,供述你的犯罪事实。”内德戴了一顶滑稽的黑色帽子,帽子底下是戏剧社借来的白色卷发,看起来就像一只煮糊了的章鱼。


彼得忍着想要大笑的冲动:“我没有犯罪!”


“肃静!法庭上保持严肃!”内德敲了敲问他三岁弟弟借来的雷神玩具锤。不得不说这把锤子真的很逼真,彼得在心里说道。


“好吧,我承认我喜欢斯塔克先生。”彼得老老实实说,“但我们并没有在交往,只是我单方面喜欢他而已。”


 


“但据证据显示,你的战衣是他送的。”


“他选中我成为复仇者联盟的一员,为我升级装备而已。”


“他参加了你所有的重要场合,你的高中毕业典礼,大学开学典礼,你生日前一天总会单独请你吃饭,那可是皇后区最贵的餐厅。”


“这是他在检验我是否是一个合格的复仇者!嘿,你怎么知道他请我吃饭的事情?”


 


“凯伦告诉我的。”哈皮拿过彼得的蜘蛛战衣头套,做了个套在头上的动作,“她总会自觉告诉我你的行踪,并说‘我认为人类朋友之间不应该有所隐瞒’。”


“我再也不会让你碰她了!”彼得伸手把自己的战衣抢回来抱在怀里,“她还告诉了你哪些事情?!”


“嗯……她还说你用了半年打工的工资买了一个戒指,虽然没说送给谁,但我现在应该知道了。”内德眯着眼睛看着瘫坐在椅子里的彼得,为他的好友叹息,“可惜你到现在都没有送出去。”


 


彼得觉得有些挫败。他从小仰慕钢铁侠,花了整整十年的时间再次见到了他的偶像,又经历了重重危险终于与他并肩,当他想要向托尼展示自己的成长成果的时候,托尼总是回答他“我觉得你不应该这么做”、“干你应该干的,比如远离危险”、“你太年轻了,男孩”。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几年来他击败的恶棍,他高空坠落的高度,他弹出手指的蜘蛛丝,还有丢掉过的书包,统统累积成了他的经验和勇气,并时刻做好为他的钢铁侠赴死的准备。


必须要强调的是,当他那天因为纽约轮船事件而和托尼在屋顶争吵,看着托尼从战甲里走出来的时候,他就无药可救地爱上了这个人。


 


——如果你真的在乎我你现在就应该出现在这儿!


——我就在这儿。


 


如果有一本专门记录经典情话的书,那这句话必定会入选。


 


“内德,我想我等不及了。”蜘蛛男孩把脸埋进手掌里,发出闷闷的声音,“我想把戒指送给他,可我怕他对我说‘你对我而言太年轻了’,或者更坏的。”


内德看着他的好朋友,内心突然有一丝内疚,毕竟都是他引起了让彼得难过的话题,他摘下帽子,拍拍彼得的肩膀:“彼得,不管你怎么想,‘蜘蛛侠背后的男人’永远会支持你。”


 


“那对于我刚才说的,你有什么主意吗?”


“……容我想想。”


 


托尼·斯塔克的场所


哈皮最近看到了一些让他叹为观止的操作。


这一周蜘蛛侠在报纸和网络上出现的频率远远高于平时。


 


看看这条,蜘蛛侠在五角大楼门口蹦来蹦去,似乎企图用蜘蛛丝在两根柱子之间缠绕出什么特殊的形状。这一行为很快就被路过的美国队长制止了,视频里美国队长似乎正在对蜘蛛侠进行着什么教育,然后蜘蛛侠垂头丧气地把蛛丝清理得干干净净。


还有这条,蜘蛛侠往复仇者大厦的玻璃窗上投射蛛丝炸弹,密密麻麻好大一片,遮住了托尼斯塔克看风景的视野。甚至有人怀疑蜘蛛侠是因为私人恩怨在报复钢铁侠。结局就是托尼斯塔克要求蜘蛛侠老老实实地为他清洗了整座大厦的所有玻璃。名副其实的“蜘蛛人”,看来他日后就算失业也不会饿死。


 


从好的方面来想,托尼和彼得见面的次数也算是变多了。虽然托尼又用教训小孩儿的口吻在彼得边上唠叨了半天,但总体来看心情还是不错的。


 


“小孩子总是会调皮一些,他说不定在吸引你的注意。”哈皮想给他的迟钝老板提提醒,“你可以适当温柔些,给他一点关注。”


“我这是对他负责,如果不是我和队长求情,他已经因为破坏公物被抓起来了。”托尼说,“我的人是不可以去坐牢的。”


 


“Fine。谈谈正事,你要我办的我都办好了。一座新别墅,还有你需要的结婚登记表。让我来猜猜你的计划,你准备在新别墅里举行你的求婚仪式,然后当场把登记表填了。”


托尼扭过头来,一脸“你脑子坏了吧”的表情:“什么?求婚仪式?我可没这么说过。我是想让你在房产上写上彼得……哦,写梅的名字会不会更有诚意,然后直接叫他来,把剩下一半的表格填了。”


“你不是说要我策划一场必须要成功的求婚吗?”哈皮哭笑不得,“你还是听我的吧,你的计划是绝对绝对,不会奏效的。”


“为什么?”


“第一,彼得不是发脾气的小野猫,他不需要你买点什么来哄他。第二,你这是像在逼婚。如果我是彼得,我发誓我会用蜘蛛丝把你和你的表格一起粘在复仇者大厦的标志上。”


“Come on,他舍不得这么对我的。”


“那你为什么不试试老老实实单膝跪地掏出戒指说‘请你嫁给我,我爱你的心日月可鉴’呢?”


“……你在强人所难。”


 


哈皮把文件和表格放在托尼的桌上:“好吧,那我帮不了你了,骄傲的托尼斯塔克先生。希望你能很快等到彼得帕克来和你表白。”


 


托尼面对着电脑屏幕在发呆,Friday已经提醒了他好多次数据出错,但他始终没有动手去修改。到了最后,Friday终于放弃了它的工作,自动关闭了电脑。


“嘿!你也要和哈皮一样罢工吗?”托尼不满地嘟哝一声,靠进椅背里长长舒了一口气。Friday用沉默回答了他,桌上的台灯安静地照着铺满一桌的表格和文件。


 


托尼斯塔克善于把所有的事情安排得井井有条,比如打理斯塔克工业,比如建立复仇者联盟。预想,设计,再落实,这个过程里他享受所有人听从他安排,任何事情都有条不紊地进行,最后达成他的目标。


 


但可惜,彼得帕克显然是一个不能被安排的意外。


 


他参加彼得人生里重要的典礼,特意买的花束最后以“复仇者联盟全体成员”的名义送给了彼得;他在彼得生日的前一天邀请彼得共进晚餐,却口是心非地聊了一整晚美国队长的英勇事迹,只是因为彼得好奇;他在和彼得因为超级英雄的事情争吵的时候每次都很想告诉他“你要是受伤了我真的会很心痛”,到了嘴边就变成了“你的过失会变成我的责任”,诸如此类。


 


很明显,他一次又一次推开了向彼得表白的机会,如果彼得更加敏感一点,可能会以为托尼在刻意逃避他。


 


所以要等彼得向托尼表白,托尼认为自己可能等不了那么久了。




托尼·斯塔克的场所


复仇者大厦门口今天聚集了很多孩子。


孩子们围着小熊巨型布偶又叫又跳,而布偶手里牵着超级英雄形状的气球和糖果,不慌不忙地分发给他们。很多孩子都喜欢钢铁侠形状的气球,美国队长的也很热门。


“真的没有人想要蜘蛛侠的气球吗?没有人喜欢蜘蛛侠吗?”布偶里的人说。见没有孩子回应,他决定一旦有人要钢铁侠的气球,就赠送一个蜘蛛侠的气球。


 


托尼即将离开复仇者大厦,他准备去大学宿舍找彼得帕克。他的口袋里躺着一个藏着钻戒的小盒子,至于那张有逼婚嫌疑的登记表,托尼决定再缓一缓。


当他把这个用戒指求婚的计划告诉哈皮的时候,哈皮说“你终于开窍了”,并叮嘱他只有单膝下跪求婚的咒语才会起效。


好吧,托尼斯塔克,你能办到的。


 


他的员工已经陆陆续续下班离开了。哈皮为他准备的车孤零零地停在门口,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看起来非常可疑的家伙——巨型小熊布偶。


要知道这些布偶在恐怖片里都是象征着危险分子的存在,当然,这些垃圾恐怖片都是彼得硬拖着他一起看的。但当托尼看到实物的时候还是想起了那些不太美好的场面。更可疑的是,那个看起来愚笨到恐怖的家伙正牵着一把蜘蛛侠形状的气球向他径直走来。


 


一步,两步,三步……


 


“停!”托尼喊出声来的同时,布偶突然单膝跪地,松开手,气球便飘得托尼眼花缭乱,似乎是无数个小小的彼得帕克在他眼前旋转和舞蹈。


 


布偶张开手心,是一只打开的小盒子。


里面安安静静地立着一枚戒指。


“斯塔克先生,”布偶里传出男孩儿细细的嗓音,挠得托尼心头发痒,“我喜欢你。”


 


托尼斯塔克感觉自己回到了十七岁的某一天。那一天他鼓起勇气和全校最漂亮的女孩儿表白,然后女孩儿亲吻了他的侧脸,让他心跳剧烈加速。而今天他早就不是会因为女孩子的外貌而心动的人,但他喉咙滚烫,语无伦次,不可置信地笑着,伸手摘下布偶的脑袋。


里面是满头大汗的彼得帕克,他柔软的褐色头发贴在脸颊上,软软地垂下来,而他正热切地看着托尼,维持着这个单膝下跪的动作。


“斯塔克先生,请你和我结婚吧。”他的声音在颤抖,他眼眶发红,他好像快要哭了。


 


“……别哭,彼得。别哭。”托尼束手无策地要去帮彼得擦那张一塌糊涂的脸。


“你要拒绝我了吗?”彼得抿着嘴,偏开脸,甚至连身体都颤抖起来。


 


托尼这次是彻底笑出了声。


他爽快地把戒指摘了下来,套在自己的无名指上,向他的男孩儿展示了一番:“虽然不是钻戒,但这是我收到最好的礼物。”


 


“你、你同意了?!”彼得欣喜若狂地站起来,结果重心不稳地往前跌倒。他的斯塔克先生伸手把巨大的熊紧紧抱在怀里,男孩汗湿的侧脸贴着他的脖子,两个人能互相听到因为激动而产生的剧烈呼吸。


“谢谢你,彼得,你的求婚让我很高兴,这是我最近经历的最好的事情。”托尼用戴着戒指的手隔着厚厚的布偶装宠爱地抚摸着彼得的背脊,“但说实话……今天我本来是决定去你学校向你求婚的。”


 


男孩松开手,睁大眼睛看着他,似乎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


托尼从口袋里摸出那只盒子,为男孩儿打开,那是一枚价格不菲的钻戒,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他看了看男孩身上滑稽的衣服,思索着似乎一时半会儿没有办法给男孩儿戴上戒指。


 


“那你现在愿不愿意和我回家,先脱掉你这身衣服,洗个澡,然后让我为你戴上戒指?你现在闻起来真的不怎么样。”


 


“那你会单膝下跪为我戴戒指吗?”男孩儿期待地看着他。


 


哈皮说得对,托尼斯塔克永远逃不过这个环节。


 


我们的钢铁侠清了清嗓子,严肃地说:“彼得帕克,我会为你做你想要的一切。”


 


【写在最后】


和 @尘埃落定 太太两个人bb了很久甜梗,终于把这个之前的脑洞补完了,感到了非常的快乐。


今天在学校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看到有一个女孩子穿着布偶装推销咖啡,蹦蹦跳跳地拦住两个男生,非常可爱,脑子里之前只有一半的梗因为她突然活过来了。


我永远喜欢铁虫互宠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放声嚎哭


ps 今天这蠢蠢厚颜无耻地继续求评论【。


 当中那段做成了图片,是因为老说我敏感词汇ojz



评论

热度(6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