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

士为知己者死。

【楼诚|多cp】记他们的第一次

老庄披着东脸藏着受心

维木向三哥:

又名:他们是如何确定攻受的


几个cp的小段子当然是甜的啦




捞本:《有趣》预售只剩下最后三天啦~


《人间朝暮》只剩下两天预售啦~




----------------------------------




【楼诚】


 


  明诚十八,成年了。


  明楼心里那点见不得人的心思在明诚顶着黑圆圈和小鹿眼对自己阐明心声的时候终于见了光,内心软得一塌糊涂。


  明楼只愿意疼爱他,不愿意让他疼。确定了关系之后几个月都没有比亲吻更深入的动作,以至于明诚甚至有些着急,以为是大哥不愿意碰他,答应他也只是因为舍不得拒绝。


  在外喝了酒,同学打电话到家里说明诚喝多了,看看让家里去人接他。


  明楼气得深呼吸,努力叫自己平静下来,怒气却在明诚黏腻地叫了一声“大哥”的瞬间烟消云散。


  明诚醉得意识不清,只听见了耳边大哥熟悉的声音,抱着不撒手,喝得滚烫的脸埋在明楼的颈窝,鼻腔哼鸣,震得明楼头脑发麻。


  抬起头时一脸湿漉,明诚委屈地问明楼为什么不碰他。


  紧绷着的神经一瞬间崩塌,明楼亲他吻他,从脖颈到指尖。


  明楼比明诚多了的那九年可不是白活的。


  老油条。


  明诚伏在明楼身下,两条腿不自觉地勾住明楼的腰。明楼声音沙哑,问他:“阿诚,看得清我是谁吗?”


  失神的眼睛努力对焦,撒娇似的回他一声:“大哥,哥哥。”


  “那……”明楼咬了咬明诚的耳朵,“你愿意给我吗?”


  明诚的眼睛里闪出一点眼泪,脚踝压着明楼的腰呜咽。


  “想把所有都给大哥,大哥,大哥……”


  明楼轻笑了一声,握住明诚身前。


  “我家小阿诚长大了。”


  一夜旖旎,他全部都给他了。


 


【凌李】


 


  李熏然和凌远在一起自然而然。


  虽然初见时把凌远当成了犯罪嫌疑人一点没留情地制服在地,导致李熏然一个月没敢和这位献殷勤的院长大人说话。


  ……再导致凌远以为李熏然讨厌自己而自怨自艾地自动远离李熏然。


  不过那已经都过去了,只要在一起,他们就可以闪瞎所有人的眼。


  李熏然从宿舍搬出来住进凌远的公寓,没等收拾好就被叫回队里,有新的案子需要李熏然负责。


  趁着空挡,凌远特意把一米八的双人床换成了Kingsize的。


  对于上下这种问题,凌远没那么大的执念,只要李熏然开心,他怎么样都可以——他在意的只是李熏然这个人而已。


  第一次和李熏然倒在那张大床上,是李熏然刚刚出了任务回来,凌远送他的一个惊喜。


  所有行李已经被凌远整理好,李熏然的衣服占据了衣柜的另一半,宣布这个家的另一个主人正式到岗。


  如同老夫老夫般吃了饭洗了澡,快要洗漱睡觉的时间,两个人滚到了一起。


  李熏然的另一半向来都是他的右手,头一次实地考察,左啃右啃不得要领,凌远被他撩得浑身着火,最后李熏然满脸通红憋出一句:“在上面好累,远哥还是你来吧。”


  ……


  好吧,我来就我来。


  King size的大床尽职尽责,一声不响,李熏然超高品质毫无杂音的声音录进凌远的大脑。


  不用循环播放,想听的时候可以直接听live版。


  李熏然才不会承认第一次是因为他不知道怎么操作才放弃了在上面的机会。


  一失足成千古恨。


  李熏然在凌远身下哼哼唧唧地想。


  也挺舒服的。


 


【谭赵】


 


  赵启平和谭宗明在一起,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


  一个被安迪伤得身心俱疲,一个被曲筱绡烦得生无可恋,两个失意的好看男人碰在一起,今朝有酒今朝醉。


  遇见赵启平之后才知道,谭宗明不是不敢追安迪,而是不愿意。他还没有爱到那种地步罢了。


  遇见赵启平之后,不论适合结果,他都想试一试。


  所有好的词汇都想用在他身上,却无法形容他的一点美好。他不完美,可是他真实。谭总裁高高在上,看惯了阿谀奉承,赵启平与他没有利益挂钩,也不会为了利益往他身上蹭。


  简单来说就是“很好你成功地引起了本总裁的注意”。


  不同于绿茶婊和白莲花,赵启平又是个妖精。


  白璧上看见了微瑕,神仙坠入了凡间。


  赵启平喜欢的他便要,不喜欢的便避而远之。


  赵启平没有易得的安全感,谭宗明看得出来。于是他把自己完整地摆在赵启平面前,他愿意把谭宗明变成赵启平的谭宗明,也希望赵启平合一变成谭宗明的赵启平。


  赵启平勾着她的脖子问他为什么喜欢他的时候,谭宗明一点理智都没有了。


  并不是很美好,还是在谭宗明的办公室,两个人势均力敌,你来我往几个回合,最后是赵启平不想再玩,妥协下来,办正事。


  赵启平知道他不是谭宗明的对手,不论心理还是身体。他喜欢的也正是谭宗明不可抵辩的主导气场和占有欲,他置身于此,无法自拔。


  他愿意在谭宗明身下放松下来,把整个自己交给他。


  躺在谭宗明身下,他很舒服。他让他开心,也让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他爱他,足够了。




【蔺靖】




  蔺晨从认识萧景琰,到喜欢萧景琰,再到与萧景琰躺在同一张床上,足足花了十几年的时间。


  在一起的细节已经不用赘述,无非是快意潇洒的琅琊阁阁主看上了克己复礼的萧景琰。


  今天从千里之外拿了顶针婆婆的腊花生回来,明天借了靖王府的厨房亲自做了榛子酥给他吃……何况蔺晨不羁的性子,萧景琰从未见过这样有趣的人。


  饶是铁石人也意惹情牵了。


  只是打小接受的教育不允许他和蔺晨胡闹,皇子的身份梗不会允许他就这么从了蔺晨。


  蔺少阁主为此受了江左盟没良心的们不少笑话。


  本以为此生无望,回了琅琊阁,在千里之外帮着萧景琰夺嫡上位,帮他重审旧案,帮他坐稳了皇帝宝座,蔺晨也算安心了。


  只是萧景琰却无法放下。


  自从蔺晨回了琅琊阁,就是止不住的朝思暮想。这样几年,想到连太后都已经看出端倪,萧景琰终于听了太后的话,将江山托付给了庭生,自己跑去了琅琊阁。


  大臣们都以为太上皇是要去求仙问道,没人晓得萧景琰实际上是去找了当初那个名誉江湖的蔺阁主去了。


  蔺晨依旧是吊儿郎当的模样,张口是掺了一腔深情的“景琰”。


  没有国家事,也没有江湖事,他们仅仅是他们,率性而为就好。


  琅琊山翠竹劲松,飞燕黄鹂,似乎来给蔺阁主庆贺。


  拗不过蔺晨,两身大红喜服穿在二人身上,脸上满是藏不住的欢喜。


  只是这喜服好看是好看,没一会儿便被扔在了床下。


  萧景琰向来不会读什么不正经的书,倒是蔺晨,仗着自己是琅琊阁主消息灵通,读了不少禁书。


  美其名曰“我来教你”,实则亲吻带着抚摸,几下就让萧景琰没能力反抗。


  萧景琰周身通红,也没有力气转换地位——连腰都是软的。


  芙蓉帐暖度春宵,太上皇被一介草民吃干抹净,说出去要笑掉牙。


  可也没办法。


  蔺晨小孩似的抱着萧景琰,生怕他溜走了。


  睡梦里还在叫,景琰,我的好景琰。


  真的没办法。


  而且……好像这样也不错。


 


【庄季】


 


  “凭什么你在上面?!”季白凶神恶煞。


  “谁让系统分配给我一张东脸啊。”庄恕委屈巴巴。




----------------end----------------




你以为有车吗?


当然没有了哈哈哈哈哈




【楼诚及衍生】欢迎乘坐木维的飞天神毯



评论

热度(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