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

士为知己者死。

【谭赵】有所不为 01

Monte笑嘻嘻:

【谭赵】有所不为




改设定,ooc。鸣谢室友的脑洞。微微一笑很倾城梗。不合理。




01.




他喝完了第一杯酒——没全喝完,Charles Hanson’s的人太多,挤来挤去洒了点在他灯光下看不清颜色衬衫上。他高兴地拍桌子,又叫了一杯。谭宗明觉得那个漂亮的家伙肯定喝醉了,因为他似乎随时能唱起歌来。他的身边坐着学生样的人,他也像个学生,却又有那么点不同。这里鱼龙混杂,附近的大学生,难得放纵的书呆子,左拥右抱的运动员,穿着廉价西装脑袋上能刮下来半盒发胶的分析员,还有天知道白天都窝在哪儿的嬉皮士,统统塞进这家酒吧里。


他记得自己上大学的时候,在门口排上一个多小时,跟哥们儿挤进来,在吧台边请漂亮的小家伙喝酒。那群商院饥渴难耐的学长们,饱受同级女性的鄙视,人五人六地在一起带过来的本科学妹面前夸夸其谈,心里盘算着今晚得请天真的少女喝多少苏打威士忌才能把其中心痒已久的带出去,进一步地探讨两性关系。




那个漂亮的小家伙能喝多少呢?




谭宗明打了一个响指,给他又叫了一杯龙舌兰。那个小家伙在绚烂晃眼的光里转过身来,醉眼朦胧地向他举杯,举止自如,潇洒过人,显然在这声色场所早就如鱼得水。


谭宗明低头查了一下邮件,并无甚十万火急的催命符,收了手机走上前去。居高临下望见这个小家伙纤细流畅的脖颈线条,叫他想起他的希里,一匹漂亮的阿拉伯马。他想伸手去摸皮肤下隐隐可见的血管,却把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要有一个好的开场。


“也是中国的?”他问。




酒吧里说话听不清,顺理成章地凑过去。他的短发里满是大地的气息,这给了谭宗明当夜最错误的暗号。




小家伙眯着眼睛,推开一点儿,几乎靠到身旁那个AF男身上,然后笑道:“是啊,真巧啊。”


“学生?”谭宗明晓得他这欲擒故纵的把戏,也推开一步,使他得以坐直。


“附近的,出来浪。”AF男说。


“看样子是学弟啊!”谭宗明笑了,“能坐么?”




夜店里说不最扫兴。一群毛小子挪着屁股,空出一个不大的空间,谭宗明坐下的时候意识到或许他应该考虑每天下班后安排一个健身的时间。




“有空出来玩是啊?”谭宗明笑问他们。


“老板开会,出来放风。”其中一种应付了一句,接着说他们刚才的话题,“我靠我跟你们说,那大妈是真哭,抓着我的手一哭哭了仨小时,后来你们猜怎么着?”


“晕了?”


“那只袖子被拽长了2公分!”




小家伙笑得乐不可支,背着光看他的喉结,犹如一个饱满的樱桃,就差咬上一口。


“学医的?”谭宗明笑道,“那可真是不容易。”


“看得出来?”小家伙侧过头,歪着脑袋扫了他一眼。


“看你看不出来。”谭宗明笑笑,“听你们说着,跟我一学医的哥们儿特像,也是要死不活的,怎么着,在这儿读MD?”


“那你看我是做什么的?”小家伙避而不答,眨着眼睛。


“宽街的。”


“哈哈哈,可真会开玩笑。”小家伙目光又溜走了,“投行的人都这么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看得出来?”谭宗明原话奉还。


“啧啧啧……”小家伙凑近他,大地的香气透进他的鼻子,激得他头脑发热,一双迷迷瞪瞪的漂亮眼睛离他只有寸许,“您这眼袋、面色,还有舌苔,亚健康都到边儿了,这还看不出来?钱好挣,命难搏啊老同志!”




他笑得要往后栽过去,黑眼睛里满是孩子气的促狭和得意,像是一只张牙舞爪的猫。




“行了,哥几个你们继续,我约了人,先走一步,算我的。”小家伙站起来,从钱包里摸出一张票子压在那杯喝了一半的龙舌兰底下。




“等等。”谭宗明跟个毛头小伙子一样追了出去。


酒吧街的热闹的灯光里,小家伙回头挑了挑眉毛,又凑近几步,揽过他的脖子,笑得满面醉醺醺的酒气:“老同志,咳咳……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君子有所为……”他的目光落在谭宗明的肚子上,伸出手拍西瓜一样拍了拍,“有所不为。”


说完推开了他,优哉游哉地往回走,休闲西装搭在肩头,任纽约的霓虹灯在他的身影边镀上一层金。




谭宗明静静地看着他的背影,摊开手里那张方才被遗落在座位上的学生证。


“Zhao Qiping。”指甲修剪得刚好的手指划过那张清俊的脸,如同摩挲他签下所有重要合同的那支笔。




底下待久了,睡觉也不踏实。半夜里醒过来,酒气尽散,睡意全无。索性打开电脑打游戏,有时差,那边正好下午,正是游戏里热闹的时候。这号其实是他帮前女友练的,那时候琅琊榜刚火,同名网游出来圈钱。女朋友大人要玩,又手残,请男友代练,成了不喝不扣的人妖号。名字还是赵启平自己起的:山海不可平。


想当初一个酸溜溜的大学文艺男青年还是会搞出点这种文字游戏,以示自己对远隔重洋小女友的一片丹心。再后来,和相当一部分异国恋的结果一样,和平分手。这段感情作为医学院院草漫长情史中的一段早已不值一提,不过留下了一个相当有趣的遗产,这个女医号。




这网游改编自一个电视剧,他当时被拖着看了两集,觉得实在挑战智商,便搁下不看——反正玩游戏又不用看电视剧,要骗你氪金的东西,自然会把一切门槛都降到最低。七大门派:赤焰军,江左盟,穆王府,妙音坊,药王谷,悬镜司,终南山,当时女朋友说别的玩不来,就要搞个奶妈号。早知道是他代练,按着赵启平自己的习惯,绝对不愿意现实和游戏里都是个医生,不过天大地大,大不过女朋友,说练就练。女朋友捏完一个清纯妹子,就把号丢给了当年还是任劳任怨的赵同学,而我们的赵启平同学也开始任劳任怨地扮演一个合格的游戏人妖。




“小灵山,劫镖任务,刷不刷?”帮会频道里一阵猛跳。


【山海不可平】:又劫镖?啥奖励?


【就叫这个1234】:孔雀翎毛,帮会仓库要用


【山海不可平】:行吧,我过去,接任务的地方见,你接着喊,帮会里找个输出


【就叫这个1234】:成




一到任务点,就看着就叫这个1234那独树一帜的混搭风往哪儿一戳,甚是扎眼。一个为了属性牺牲所有审美的江左盟控制系流氓,一身基佬紫带闪光的加敏套,背着一把黄金土豪风的九环金背大刀,头上戴着一个粉色头巾,最是辣眼睛。




【山海不可平】:人呢?


【就叫这个1234】:帮会里没人哪!难道开学了?!


【山海不可平】:刷不刷啊,不刷我采药去了


【就叫这个1234】:等等等,大不了随便拉一个,到时候再分。




一个奶一个辅,缺个输出。于是品味一贯独特的就叫兄,在一排赤焰军中挑中了一个更是扎眼的ID。




系统提示:你爹突然  加入了队伍。




深更半夜,放声大笑会被投诉扰民,赵启平只能笑得捶床,深深地懊悔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这种好名字。领了任务,山道上埋伏着,等镖车经过。闲着也是闲着,赵启平打量起这个家伙来。


乖乖,还是个土豪啊。


一身极品装备,氪金氪出新天地。这种人民币玩家,居然留着一张平平无奇的原始默认脸,壕之心思确实难以揣度。


【山海不可平】:hi


【你爹突然】:hi


【山海不可平】:想不到有生之年,居然亲眼见到把这套配齐的


【你爹突然】:很贵么?




赵启平瞪圆了眼睛:土豪,真土豪。一套琅琊套,基本上都是根据职业需要配单品的,除了壕和工作室代为练号,目前还没见到谁这么有闲心闲钱,配齐了一套琅琊套。要么壕,要么蠢,要么兼而有之。当然,这话是不会说给他的土豪队友听的。浸淫网络多年,赵启平对于扮演一个人妖号,有了丰富的实战经验。




【山海不可平】:哥哥好壕!求抱大腿!


【就叫这个1234】:来了!




镖车晃晃悠悠地绕过小灵山的山路,一共两队人马,分两批打。第一批都是些物攻的杂碎,第二批是杂碎和一个师爷。师爷是奶,堪称劫镖任务中最烦的存在。加血技能好用到玩家吐血,真不知道他一政府公务官怎么奶人如奶牛,使得一拨又一拨的杂碎死而复生,仿佛行尸走肉。所以,即使是队伍中的奶妈,赵启平也毫不犹豫地冲上去用唯一一个攻击技能白发银针对着那个师爷一通乱戳。更何况,赵启平不仅是奶,还是一个壮志未酬想当赤焰军的暴力奶。


【山海不可平】:奶




这话是对队伍里的主攻说的,然而这位一身琅琊套的土豪正十分英武地对着无论如何都砍不尽的杂碎们挥来砍去,仿佛在熟悉操作一般。


【山海不可平】:壕,打那个奶


土豪也算从善如流,立即丢下这个又颤颤巍巍爬起来的小兵,往师爷奔去。流氓给师爷加了一个混乱,被赵启平砍得只剩几层血皮的师爷摇摇晃晃地要倒下,只要土豪赤焰同志一个气壮山河,这趟任务就结束了。




于是,赵启平就眼睁睁地看着这个浑身极品装备的土豪英勇无畏地冲了上去,挥起那把有价无市的极品刀,对师爷进行了一个普通攻击。




赵启平觉得自己一口血差点要喷了满屏。只见被砍了一刀的师爷立即从混乱中解脱出来,给自己奶了一口,刚才辛辛苦苦打掉的血条,一瞬间又回到了解放前,真是气得赵启平气不打一处来。


更让赵启平想不到的是,土豪同志完美的贯彻了他的指令,对着师爷十分努力地开始了普通攻击。打一下,奶一口,打一下,奶一口,硬生生地把一个即时制网游打出了回合制的风格,然后完美地发挥了极品武器的优势,利用攻击值与补给值的差,磨死了师爷。




紧接着,我们的壕如同一个第一次取得胜利的孩子一般在队伍内叫了起来。


【你爹突然】:哈哈赢了!分战利品!




山海不可平冷漠地脱离了队伍,挥舞着她银色的小药囊,毫不留情地开始对土豪进行了一场惨无人道的屠杀,尽显暴力奶的风范。琅琊套虽好,也架不住操作者是个棒槌。最终,一身青色的药师袍的小姑娘,一脚踏在了赤焰战士的脸上,爆出了刚刚打出来的全部孔雀翎毛,交给了一直在旁作壁上观的流氓,扬长而去。




赵启平舒展了一下修长的手指,满意地喝了一杯咖啡,忽然觉得小灵山这佛光特效实在可爱。


与此同时,第一次组队下副本的土豪同志困惑地捏了捏下巴上的胡茬:打完就杀人越货,现在游戏都发展到这个地步了?


谭宗明摇了摇头,懒得复活,退出了游戏,还是决定从事一项他更擅长的工作,看报告。关于该公司的尽职调查刚刚送到他的桌上,业内觉得是个好项目,正在B轮融资。这剧他妈喜欢,上次回家的时候看过,他也就留了个心,没想到还有游戏,叫人问工作室买了个好用的号。他不怎么玩网游,甚至游戏也少玩,真有时间,不如去趟健身房,是以不大会用。不过Lisa说这号简单,装备极品,随便砍,没血吃药,谁成想,一上游戏就碰上了转眼队友变仇人的人间惨剧,极大地打击了他的游戏热情。场景美则美矣,实在没激起他多大兴趣,也就关机作罢。




尽职报告写得从来如此千篇一律,到底还是放在一边,不如睡觉,左右明天还得去香港开会。他侧过头,打算合了电脑,却瞥见报告边那张学生卡,禁不住想起今夜那场失败的猎艳,满脑子是一个漂亮的小家伙挑衅地向他扬起了下巴:“你们投行是不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当然是,可惜没糊住一只艳鬼。



评论

热度(8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