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

士为知己者死。

[东凯]酣眠

猫爪必须在上:


甜的,一发完


第一篇rps,不妥请务必不吝指正!


算迟到的跨年贺吧





01




人一旦忙起来,很容易忘了今夕何夕。念书的时候一天长的像半辈子,早上和晚上心态都不一样,现在不行,眨眨眼的功夫,一年一年的就没了。




王凯把自己卷成一只狮子卷窝在保姆车座位里发呆,助理给他脖颈后边塞一个颈枕,拍松软了让他靠。


“凯哥要么吃点东西垫垫?”




他半闭着眼睛摆摆手,没吭声,整个人累得有点发木。


平时站台上节目要打百分之一百二的精气神,临近年关活动多,心力一透支,私下里连表情都懒得做。他脸型本来就透着刀削斧刻的凌锐,现下闭上一双负责天真柔软的圆眼睛,嘴角向下刮着,显得整个人冷冷清清。




工作人员心疼他,司机连换挡都换得悄无声息。王凯眼看要睡着,轻浅呼吸拉得悠长,下一秒,开到满格的手机铃声乍然跳进安静的车厢。


小助理吓得差点跳起来,手忙脚乱去他外套里掏手机。


王凯没脾气,睁开眼睛自己接。本来为了好好说话还清清嗓子,一听电话里是自己亲妈,又缩回了毯子里。




天下亲妈都是一个模样,问了一叠串吃没吃的闲事儿,最后还是绕到什么时候回家。


“马上了吧。”王凯盯着窗外闪过的街景,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后天就是元旦了,索性打包票,“一号吧,肯定能回去。”




其实他现在就在武汉,刚跑完一轮铁道飞虎的电影宣传,终点站回到自己家门口也没太多放松感,忙的连口热干面还没吃上。他今年处在事业飞速上升期,等了十年等到这样痛并快乐着的疲惫,他一口气也不愿意松。


“天气蛮扎实,你注意不要穿太少,心里有得数噻。”


“知道了妈,放心吧后天我真回去。”


“跨年有没有你?我看蛮多小伢要在电视上咧。”


王凯闷闷笑,心想爸妈还是老样子,哄道:“今年没有,我处理点工作室的杂事,还有个平拍。”


边说边想,可能老人家都觉得逢年过节在电视上看得见才乐呵,自己得努努力上个春晚什么的。




他把自己想笑了,没头没脑盒盒盒半天,两个人又聊了几句家常才挂电话。




就这么一打岔,还挺解乏。




王凯又把手机往兜里揣,助理忙提醒说:“铃声关了吧。”


“不用。”他笑一下,动作不变,把额头抵在窗户软皮边缘。没一会儿,一坠一坠打瞌睡。




满格的电话铃又好死不死叫起来。




助理都快疯了,王凯怕不怕吵不提,他先脑补一下自己三番五次睡着被吵醒都已经觉得神经衰弱。一脸惆怅看王凯。对方仍旧没脾气,明明眼睛都要睁不开,费力撩起的眼皮下长睫毛一抖一抖,还认命似地摸出手机看来电显示。




只看了一眼,狮子卷扭扭扭把自己从毯子里挣脱出来,下意识坐了个标板溜直。




搞得助理也跟着紧张起来。




王凯微微前倾着上半身,接电话接出首长检阅的架势,声音倒是和动作正相反,带着刻意营造出的随意感。




“喂,东哥。”




低音炮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环绕车厢,小助理有一种他一晚上都在等这个电话的错觉。




02




“嗯,嗓子怎么哑了。”电话那边不疾不徐问,王凯也跟着这声音松懈下来。


不管天大的事儿,从那个人嘴里说出来也像春风化雨。


他清清嗓子回答:“白天话可能讲多了。”


“现在在车里?”


“在。”


靳东从喉咙里滚落一声轻笑,哂道:“你刚才睡着了。”不是疑问句,也不提吵不吵醒。他捡了几句不痛不痒的关照说给王凯,王凯就每一句都往心里记,说完,两个人又沉默下来。




王凯听着沉稳的呼吸声亲吻他的耳垂,在手机边缘放凉了指尖。


“你跨年没什么节目吧。”他听靳东这么问,如释重负呼出一口气,有点高兴:“没安排,一个台都没有。”




“行吧,我明天刚好要到武汉参加一个酒会,私人慈善性质的,你要是没事,可以来看看。”


王凯抿着嘴答应:“诶。”又邀功似的:“其实我之前听侯总提过一句这事,候总商界朋友组的局嘛,说早就请你了,孔导、李导说不定也去,可以当自己人在一起聚聚。”


看吧,就提过一句,我放在心里了。


靳东只是笑:“明天见。”


“明天见。”




03




小狮子特别好找,白杨树的身板,脊梁犹如拔节的竹。他穿了一身低调的深灰色休闲西装,手腕上的表露出一点金属边,看着像是惯戴的劳力士天文台。


靳东正靠在二楼的栏杆边和业内一个摄影聊天,松松擎着酒杯,占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看王凯在一楼大厅兜圈圈。


托盘就没有空的时候,一会儿吃个凉拼一会儿捏几个小蛋糕,冷的热的混着来,荤素不忌也不在意热量,吃够了就喝酒。他人缘好,吃一路碰一路杯,到后来,托盘也不用了,光拿个酒杯来回喝。


会场让他里里外外快绕了个遍,走一阵,土拨鼠一样立正张望一阵。最后有点颓丧,吧唧把酒杯放到桌上,虽然七情不上脸,小动作还是显得不高兴。




靳东有一搭没一搭回摄影的话,心里发笑,这是找他呢,找不着闹脾气了。




眼看王凯又要再绕一圈,靳东不想让他再喝酒应酬,刚巧看见王凯助理帮着赵一龙往上搬东西,他向摄影示意先不聊了,冲小助理招招手。


助理半个脑瓜掩在一手一个大花篮后边,乐颠颠跑过来问好:“靳东老师!”


拍伪装者那会儿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早都混成脸熟,见面不认生,都像跟自家明星那么亲。


靳东一只手向下压压,让他好好喘气儿:“你先把这放下。”


“得嘞。”助理把花篮颤颤巍巍撂在脚边。




靳东指指下面:“看见你们凯哥没,把他弄上来。别在下边瞎转悠,候总他们都在二楼会议室,我带他去打个招呼。”


助理利落应下,抻脖子往下面看,一双眼睛铜铃似的。王凯正捏着炸虾吃,助理碎碎念他又不正经吃饭,风一样顺着楼梯跑去逮人。




靳东整整衣领,好整以暇等人。王凯跟在助理后面乖乖过来见他,不墩杯子也不塞蛋糕了,腼腆地叫了声“东哥。”他公事公办点头,带着小孩儿去挨个见自家前辈。


老觉得是小孩儿,其实不小了,34岁的男人已经能称得上成熟魅力。可是靳东还总潜意识觉得他小,可能有一层师兄弟的关系在,不操心照顾着就觉得不对劲。在王凯面前,好为人师的说教欲格外强。




进会议室也就是跟导演和几位老总打个招呼,不耽误他们聊事情,说几句就出来了。助理又被拉去充当花篮搬运工,走廊就剩他们两个人,靳东走在前面,王凯不吭声跟着,前面的人停了他就也停下来。




这场面和拍伪装者的时候莫名重叠,王凯暗自腹诽,怎么可能会有走着走着撞到前边人这种情况发生。明诚也好他也好,视线根本不会离开那个人身上,别说站住不动,就算再微小的动作也是能察觉到的。




靳东有点犯烟瘾,磕出一根叼在嘴里,没点,慢条斯理打量王凯。视线不锐利,柔软的一汪水一样包裹住他的四肢百骸,让人觉得自己马上要溺死在里面。


“跨年打算怎么过?”


王凯深喘一口气:“这不马上了么,还一个小时?”他低头躲开靳东的凝视,看看表,欲盖弥彰道:“就是还一个小时。”




“嗯,听你助理的意思,你还没吃完饭呢?会场楼上有他们包下来的房间,过去叫人送点吃的,喝几杯酒,今晚好好睡一觉吧。”




“啊,啊?”王凯有点懵,瞪着圆眼睛看靳东,先是想,哎呀没吃饭又挨训了,又想,不对啊这酒会的重点呢?怎么这就能走了,最后又想,和谁喝酒,什么意思?睡觉又是什么意思???


本来刚才就喝了不少酒,现在脑子里一团浆糊。




靳东看他窘色噌噌上脸,抿出一个一字型的笑容,没辙没辙地摇摇头。


还真就挺喜欢看他们当红大热演员朋友在外边日天日地风生水起,到他面前一秒怂的傻劲儿。




他不准他接着懵圈,转身带头走,背影说:“来不来喝啊?”




王凯这会儿身体比脑子快,先抬腿跟上去,紧接着脑子也反应过来了。


师兄的要求他向来没拒绝过的。


“来的呀!”




04




靳东说一不二。


雕梁画栋的大套间,红木装潢。两个人只占了沙发的一个角落,说吃饭,真就叫侍应生实打实送上几碟小菜两碗粥,给王凯的是皮蛋瘦肉,瘦肉满满当当。靳东自己什么都不加,一碗白粥。




简粥端在他手里犹如稀世珍馐,他用勺子搅在碗里过凉,单手递给王凯。


王凯顺顺贴贴喝,桌子是当茶几用的,跟椅子一般高,他弓着腰,半张脸埋进碗里吃,起先还细嚼慢咽,后来吃高兴了就原形毕露,勺子尖先挑肉吃,小菜舀进碗里,闷头往嘴里扒。




“又没人跟你抢。”靳东瞅着他乐,“你这么吃,养秋膘。”


王凯鼓着腮帮子努力往下咽,吃的欢实:“我干吃不胖啊。”说完还耀武扬威看看靳东面前的白粥。




靳东眯起眼睛,探身给他一板栗:“吃你的,蹬鼻子上脸了还。”


小狮子盒盒盒盒盒,一点偶像包袱都没,红着一张小脸,吸溜吸溜喝粥。




靳东叹口气。


踩到我头上来了。




05




没什么跌宕起伏的剧情,熨帖过惯常脆弱的胃部,两个人开瓶好酒,慢慢喝。王凯追着靳东问拍鬼吹灯的时候好不好玩,他还没拍过盗墓题材。几杯红酒下肚后整个人是很舒服的茫态,他把鞋子踢掉,耳朵爪子尾巴尖儿都缩成一团,修长的手指很没形象地搭在裸露的脚踝上。


“马原大哥是大哥,明楼也是大哥,我还挺喜欢接这样剧的,演得特有安全感你知道不。不过我也能当别人哥,上综艺什么的,收了好几个弟弟,可带劲。”


他手一挥,靳东向后仰一点才没被糊上脸,赶紧抓住手腕按在膝盖上不让他作妖。


两个人你来我往天南海北的聊,午夜早过了,再聊下去天色都快大亮。




王凯彻底一只醉狮,酒来疯:“说说说起来,咱俩这一季播的剧,同一个女主角啊。”


他垂下脑袋,停一会儿,盒盒盒盒笑,忽然又抬起头,冲着靳东做一个超级夸张的鬼脸,估计想到和女演员一起参加访谈的段子,自己把自己整高兴了。




靳东握着他的手腕,小狮子的脉搏平稳有力。他把王凯拉过来一点,借着他腕上的表看一眼时间,附到耳边哄:“差不多行了,早点睡吧。”


不轻不重蛊惑又温柔的气音。




靳东平时不这样,靳东老训他。


——但从来不凶他。




王凯歪着脖颈,靠到一个宽厚的肩膀上,眼皮沉沉打架,又有点舍不得。他胡抓一把掏出手机,点了半天才点到微博:“那什么,这就2017年了?还什么都没发呢。”


“发什么发。”靳东轻而易举把手机抽出来。




王凯嘟囔两句浑话,垂在靳东怀里不闹了。


气氛实在太好,他尽情喝醉,尽情胡言乱语,特别安心。


比精酿红酒还醇厚的声音亲吻他的额头。


“睡吧。”




06




“盒盒盒盒”低头笑笑,“想睡我的,还是劝大家一句吧,我现在自己睡眠时间都不够,就别想着睡我了。”


“哦,睡眠时间?四五个小时吧。”


“对。”


“对,最近的睡眠时间最长不超过八个小时。”




07




人生命运转折点往往都在不动声色的几个瞬间,你以为它并无新事,它在多年后还给你沧海桑田。


他从凌晨四点睡到日上三竿,几乎做完一场家国天下梦。


琅琊榜的时候和蔺晨第一次见面,第一次对戏。他参与选角的时候公众认可度不算高,不服输,狠命琢磨过角色。演戏板着脸,坚持用一双眼睛说话,带着情绪看风流倜傥的白衣江湖。


伪装者才算彼此真正熟悉,他们整天在一块,对戏,抽烟,谈天说地。




当初他只身一人闯荡北京,考进中戏的那年,靳东刚好毕业。


他没能手把手引导他前路的方向,借他一双坚实的臂膀。小狮子自己争气,披荆斩棘将十年时光缩地成寸,追来和他并肩。




命运以甘甜回报困苦。


该遇见的,最终会遇见。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08




又是该千杀的电话铃。


王凯炸着毛从被子里钻出来,眼睛被窗帘后透过的阳光晃得睁不开。他半眯着眼睛掀被子翻手机,翻了半天才发现手机明明妥帖地被放在床头柜上。




脑子回过一点弯。


嗯?东哥呢。




电话是胡苗,上来劈头盖脸拿话笑他:“厉害了我的凯,你真的才醒?”


“……苗苗姐。”王凯还没反应过来状况,总之先乖是没错的,“一号不是没事儿吗。”


胡苗狂乐:“你自己看微博。”




王凯仰回床上翻微博,发现自己后台一直没关,戳进自家超级话题翻了翻,满屏幕都是#陪王凯云睡觉#、#等王凯睡醒#。


“也万万没想到新年第一天全微博在等傻凯睡醒,云陪睡人数目测已破万。”


“凯凯起床吃饭了。”


“嘘,都小声点,我们凯凯睡觉呢。”




他吓得直瞪眼睛,手一抖,手机差点砸脸上。心想这怎么睡觉都被发现呢,找了赞数最多的一条点开图片看,放的是他的微博在线状态,从31号凌晨4点59就在线,一直到现在。




哎唷……忘关后台了。


他一拍额头,想到昨晚半梦半醒间打开微博的蠢事,连忙把微博退掉。


微博后台严肃而忠诚地为他记录,时间不长不短,刚刚好睡够八小时多一点。




王凯没注意什么睡眠时间,只是接着微博想到了靳东。


昨天也不知道又犯了什么蠢……


现在房间里就他一个人,靳东不可能陪他耽误一整个上午,估计早就走了。他揉揉头毛,准备洗漱然后找点吃的。


站起来伸一个懒腰,低头就看见了床头柜上放着的一张便签。




一看风格就知道出自谁手,只有简短八个字——


新年快乐,好好拍戏。


字迹遒劲有力。




狮子卷憋不住高兴,没头没脑的。翻身吧唧一下埋头趴回床上,裹着被子盒盒盒傻笑,扬起脑袋点开微信,给靳东也发问候。


他等下要回家陪陪爸妈,年初工作也依旧满,新年愿望早就想好了,跟一个人一样,少拍戏,拍点好戏。




王凯一直是个挺实在的人,典型大狮子座,好面儿,不服输。今年是他长这么大收到过的最实在的新年礼物,靳东费心铺垫一整晚,就为认认真真送他一夜踏实酣眠,暖到人心窝子里去。




他眼睛亮晶晶,点发送:“东哥新年快乐!”




话还是挺实在的,和年份一样,1617,一路一起。


转眼又一年了,还有很多年。




他们都知道。






—— 完 ——




目录

评论

热度(540)